--:--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都是意亂情迷惹的禍

01:00

【標題】都是意亂情迷惹的禍
【題材】SPN
【配對】Dean/Castiel
【分級】PG
【概述】初夜過後的驚慌失惜和整頓心情,人類視點。
我只是想試著寫點不正經的文…,
對我來說Dean畢竟是個直男,就嘗試模擬這樣的心態寫下去?但寫下來感覺又不太算…
純粹為博君一笑,不用太認真看待,真的。
這篇其實純得很G啦,只是這個設定前提下變PG而已。 
 

天殺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幹了這檔荒唐事!

幾分鐘前,Dean Winchester正在床上,游離於睡眠和清醒間,他可以聽見自己規律的呼吸聲,寧靜安穩的室內突顯出遠處無關的車水馬龍喧嘩,稍微磨蹭包覆身上的絲質被褥,自然光灑落在曝露於空氣下的每吋肌膚,他眼皮輕顫,這項訊息讓他的枕邊人知道他已經醒來。

「早安,Dean。」

溫厚沉穩的低嗓來自身旁響起,Dean下意識含糊咕噥幾句表達回應;已經好久沒有如此放鬆的休息,眷戀舒適氣氛下的他往枕頭又鑽了幾分深,直到熟悉的音頻進入他的理性迴路重新讀取後才感到些許的不對勁。

倏地他睜眼,對上的是Castiel那熟悉不過的藍眸。

剎時清醒倒抽口氣,反射性的往後抽身──結果是倉促狼狽的跌下床。

「你沒事吧?」天使理所當然傾身關切。

「等、等等!」伸手制止對方動作,他急需消化眼前這一切。

不需要特別思考,很快地昨晚的種種浮現於腦海中,他們像對密友談話、忍不住一澤芳親那粉色的唇瓣、Castiel那精瘦的身型、撫摸的觸感、還有見到那個他想這輩子除了Winchester家人以外沒打算再見到其他男人的老二……

見鬼的!他們做了,紮紮實實地做了!

他難看地爬起身,扶額低頭咒罵,不斷揮舞雙手碎唸踱步;這下可好了,那些細節是那麼樣的清晰而且可怕的迷人,現在印上腦袋裏後想忘也忘不掉了,他低吼了聲發洩焦躁。

Castiel將Dean一連串的動作全收進眼裡,直到那人回過神來重新注意起剛才害他摔下床的主因。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Dean幾乎不可置信瞪著面前的天使,隨即察覺到自己像是責怪的語氣不妥又連忙改口:「我是說,你怎麼沒有離開,通常你可是沒再見的『咻』一下消失耶。」

「你要求我留下的。」Castiel平靜回答,微微偏頭的小動作透露出對於Dean的發問不解。

「哦、是沒錯。」

沒想到天使這次那麼遵從,那只是隨口提提,而且此刻他有點後悔留人的要求,事後的面對面沒有想像中輕鬆,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可能還容易點,像以往和其他女人交歡時,只是一夜風流,船過水無痕,Dean半自暴自棄的想。

「而且,我必須確認在經過昨天的行為後你是否安然無恙。」

「什麼意思?」

「我從未……」Castiel垂下眼,Dean發誓那瞬間天使的臉上閃過色彩,「從未和人類進行過性行為,我不確定這會對你有什麼影響。」

不知怎地,有股小小的愉在Dean心底發酵,幸好它小到Dean自己都沒發現。

「我人不是好端端站在這裡,你看像是有事嗎?」Dean挺直軀幹,莫名得意展示自己身體沒問題的樣子有些好笑。

「看起來確實正常。」

但Castiel沒有笑,他很認真在視巡Dean,這態度使得Dean緊張了。

「……慢著,你現在才要跟我說和天使嘿咻會有後遺症!?」

「不,理論上不會。」Castiel的話這時才有了笑意,「要是會傷害到你我就不會答應和你發生了。」

天使一笑總能舒緩他的情緒,Dean的面部表情因此鬆弛下來。

「所以是沒事了?」

「我們之間應該與其他人類同性性關係無異,沒有影響。」

強調出的名詞讓Dean臉又跨了。

「只是我沒遇過其他先例所以不敢定論,若你願意的話我想可以隨同你觀察幾日。」

「啊……隨便啦……。」Dean腦內嗡嗡作響,無心評斷天使這項提議有什麼用意亂附和,沉重地揉著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頽然一屁股坐陷床角。

「Dean,你不舒服嗎?」Castiel的面容流露一絲擔憂。

「沒事,坐一下而已。」天使的全貌展露於眼前,罪惡感油然而生。

歷歷在目的真實令他百感交集,過程他都記得,因為他是清醒的無庸置疑,中途的幾瓶啤酒不是理由,情況到底算失控或一切都在意料中爭議這點沒有意義。

他並沒有後悔,這件事是你情我願的,或許對Castiel的縱容是有些難以相信,他確信天使不要的話隨時可以喊停,無法否認他很高興對方有這意願,而且那回憶對他而言詭異的美妙,無與倫比的經歷。

事實是他睡了個天使,老天!這可是褻瀆啊,為了這件事他得再次下地獄都不為過。

Dean不顧前後行事絕非首例,哪次他考慮後果的呢?即便計劃過什麼終究防不過變化,失敗不缺上百次,每次都得為行動後悔的話世界末日早過了他還煩惱什麼,但發現到自己又犯了件蠢事實在不好受,不免抱怨昨天的他究竟在想些什麼啊。

當Dean開口想提些什麼時外頭的動靜先打斷了他,連續性的從門鎖開啟有人從室外進來在廰內不斷來回重覆的腳步聲像是放置東西的聲響以及來人自顧自的說話叫喚Dean的名字,Sam回來了,而且正往這間臥室移動!此狀態下危機警報升高的Dean緊張的全神貫注在房門。

該死!門沒鎖啊!Dean心底碎罵。

「Dean,你不會睡到現在──」Sam轉動門把的剎那Dean即時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衝上前去用肉身壓下門板,雙手緊抓各邊的門栓不放,「嘿、你幹什麼啊?」沒料到會被阻擋門外,膝蓋不幸撞到的Sam吃痛地抗議。

安全上壘!此刻Dean真是佩服自己長年獵鬼經歷累積下來的敏捷身手。

「那個……現在不太方便。」

「……你昨晚又帶女人回來?」

Dean不敢應答。

其實從門鏠裡窺探出裡面的Dean打著赤膊又激烈掩蓋的行為下就能夠大略瞭解事態,Sam不得不對老哥欲蓋彌彰的功力感到悲哀。他忍不住對Dean的後肩翻了白眼:「拜託,又不是沒撞見過,查案是吧。」

「你就不能給我點隱私權嗎?」

「這下倒想起你有羞恥心了?」

「Sammy!求你,現在不是時候!」

「Dean?」

他對弟弟的哀嚎反倒引起天使關心。

「噓──!」Dean急忙做出手勢意示Castiel噤聲。

「……剛才那是Cass的聲音?」

「是──不、當然不是!」大聲否認,這讓Castiel皺眉凝視,Dean以眼神飄移作回應,「你知道……剛醒來聲音總是比較沙啞,你吵醒人了……。」他繼續撒謊。

Sam還是認為可疑,並不是說他對Dean的私生活很感興趣,只是一反常態的遮掩反而勾起他一絲好奇心(所謂的常態是指Dean在此情況下總是以厚臉皮的理直氣壯取代心虛),門後的對象到底是何方神聖能使Dean亂了方寸,這讓他惡質的一度想藉由體型優勢來破門而入。但某種預感阻止了Sam,他不是真的想知道。

僵持的空檔Dean感到特別漫長煎熬,他很怕Sam甚至會不惜撞門,那絕對抵擋不住。

「算了隨便你,我想我再出去查些資料。」最後Sam選擇妥協,他向來坳不過老哥的頑固。

「好主意,謝謝你。」

Dean大鬆口氣,在聽到Sam漸遠的步伐後他對老弟的識相離開非常感激;等到玄關大門用力關上鎖上,Dean才小心翼翼把門鏠開些探出頭來確認Sam已經遠去,環顧後他輕巧闔住門,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將房門鎖扣上。

回頭注意天使仍不滿地緊皺眉頭看他。

「幹麼?我會找時間跟他說的。」大概又是另一個謊。

他拾起Castiel散落的衣褲丟進其懷裡,邊穿回自己褲子邊說:「你不想光著身子在床上待上一整天就把衣服穿上。」轉移話題的好方法就是去另外做件該做的事,Dean才不想被下一個可能闖進來的誰發現他倆幾近一絲不掛地共處一室。

Dean快速套上T恤,眼角餘光掃向人類技能貧乏的天使,Castiel正緩慢笨拙的穿著自己的襯杉──正確來說是打量著襯杉,思索要如何下手,「反了。」當他下定決心慎重地把手穿過袖口時,Dean好意提醒他。

他沒放過天使挫敗的表情,穿上夾克的Dean還瞧見Castiel偶爾瞄向他彷彿求助似的眼神,也可能是天使想模仿他的動作好穿回衣服;到這裡Dean不禁莞薾,印象中的天使褪去身上衣物總是非常順暢,這是他第一欠看見Castiel穿衣服。

在天使跟鈕釦奮戰的同時,Dean決定接手,總有一天Castiel得自己練習這些鎖事,但不是現在。

Castiel愣愣看著Dean伸手扯住身上的襯衣,突然的碰觸令他意外,然後懵懂的擺下剛才還在努力的雙手任其處理。

獵人的動作故意帶著些許粗魯,Dean自行解釋成他得快點完成穿衣工作,不是想多些肢體接觸,儘管開頭不經意摸到天使的手顫動使他產生某種快感;但隨著一顆顆鈕釦扣好的順序,由下往上瀏覽對方單薄的身影,腦海即刻映出昨晚天使的胴體,眨眼轉移至臉龐,對方正專注在自己扣按動作的手上,目不轉睛的;真是要命的誘人,Dean暗自讚嘆,他想讓Cass那過於蒼白導致氣色不佳的面孔再次因為自己而染上紅暈,想要壓下Cass看著那因為自己撫摸而悸動的身軀,Dean深呼吸抑制住這些瘋狂的念頭,大力甩了下襯杉整平好恢復冷靜。

媽呀,為什麼Castiel能那麼信任地隨他幫忙打理啊,Dean對自己脫疆野馬般的妄想感到恐懼,卻無法自拔的沉浸在這短暫時刻裡,天使八成沒想過溫順的任人擺佈對他人會有多大的誘惑力,Dean試圖說服自己那不是什麼邪念,依然鎮定替對方繫好領帶,當他認為自己沒作錯後這一切顯得自然不過了,最後的翻整衣領他湊近對方的頸窩,只是偷偷順道沾染天使的體熱氣息。

簡單的著衣在Dean腦內運轉有如一世紀之久。

「謝謝。」Dean放手讓Castiel自己罩上外套及風衣後,天使把手輕擺在領帶結上道謝。

「瞧,這不就人模人樣啦。」他拍了下Castiel的上臂,要是再有人來也不用擔心被大作文章了,Dean抹臉拭去因詭異思緒而沁出的冷汗。



Dean或許該趁這個機會好好釐清兩人之間的關係,但他的肚子餓了,這很重要,沒有吃飽他無法好好思考,一定是從醒來到現在他只感到腎上腺素不斷飆高的因素。

「呃、我想去吃點東西,你要來嗎?」

照天使所謂的觀察應該是要跟來,雖然理不出要抱著什麼樣的心情相處,Dean仍希望Castiel沒打算那麼快離開。

「樂意奉陪。」

暖流般的話語令Dean瞇著眼望向天使和煦的耀藍,他熱絡勾著對方的肩膀表示一起離開房間。



※     ※     ※



餐館離他們現在的住處沒有很遠,Castiel和Dean走沒幾分鐘的路程就到達,Dean很快選了中間的位置坐定,不等他招呼,服務生已俐落地來到桌前接待。

「想好要吃點什麼了嗎?」

是個女服務生,金髮碧眼,約二十幾歲的年紀,外貌甜美可人,是個男人看第一眼不免再多注意幾眼的類型,Dean也不例外。

「你能推薦些什麼嗎?」Dean隨意閱過菜單後,視線擺在她身上。

女侍熟練地唸出早已背誦多時的台詞,生動而不生澀,她語尾慣性的稱讚自家的食物保證美味作結束,位子上的兩人像是看場小型的表演秀。

直到她重複最初的詢問,Dean才假意看回菜單裝作思考。

「雙份起士漢堡、再來點香腸和培根,還有大杯的巧克力奶昔。」

Dean甚至不確定講的東西有沒有出現在女侍的推薦菜單裡,只是想著點這些準沒錯。

女侍邊覆誦邊記下,朝對面的Castiel轉問:「那這位先生呢?」

Castiel沒有馬上作對應,似乎沒問到自己的準備,分別張望面前的一男一女。

「他不用──」Dean只看了Castiel一眼,後者回望,「不然給他杯奶昔好了,一樣的,就這些了。」不等Castiel反應便擅自作下決定。

「好的,馬上來。」

職業性的親切笑容,在她轉身忙碌後Dean還不忘往她的翹臀瞟幾眼。

「真是訓練有素。」他捨不得轉頭,伸手推推Castiel:「要是他們的菜好吃,記得提醒我拿名片。」

「Dean,我不需要進食。」

「是嗎,那真是太可惜啦,我只好照單全收啦。」

「這份量對你來說不太健康。」

「我餓斃了,Cass,吃下一頭牛都沒問題呢。」

「不行,那會讓你的胃撐破。」

Castiel聽不懂他話裡的誇飾讓他更開心了,他十分期待待會的菜餚,但總感覺有哪裡不太對勁,他安慰自己是因為太久沒有享受安寧。

是啊,安寧的景象,那位女侍像隻蜜蜂勤快穿梭於各桌和櫃台,以及幾位穿著同款制服的女性參雜其中,她們在其他幾個剛來的客人說著幾乎相同程序的話,給客人看到的是最佳狀態,Dean在心裡稱讚老闆的決策;店裡客人絡繹不絕,人聲吵雜參雜著剛出爐的牛排滋滋作響香氣四溢,熱蜂蜜澆淋伴隨著奶油融化混合在鬆餅上、濃烈的咖啡香……,各式食物氣味瀰漫讓Dean早已食指大動;Castiel則是東張西望觀察周遭的變化,最終端坐正視前方。

「我想我可以理解你們為什麼生意興隆了。」還是同樣的服務生上菜時,Dean提話。

女侍保持著笑容沒有接話,將拖盤裡的食物移到他們的桌上後僅對兩位點頭示意:「希望你們用餐愉快。」

「謝謝你,親愛的。」他揚眉露出過份爽朗的笑容。



嚐下第一口漢堡滿足味蕾後,Dean深深覺得這家餐廰是他的幸運地,來到這裡開始一切都太美好了,賞心目的女侍、恰如其分的服務、好吃的餐點,即使遭受Castiel的視線直盯也絲毫不影響他的食慾。

漂亮女孩還是能引起他的興趣,這顯示他很正常再好不過了,既使昨晚跟Castiel搞上也不能當成任何指標,照往常情況比擬,當興致來的時候找個順眼的對象來場魚水之歡,僅止於此。

就差在對方並不是過客。

一直以來他都把Castiel當成朋友,職業因素或個性使然無法對其他人深交,生活圈狹窄朋友實在少得可憐,還不排除這傢伙是因為天使身份才能撐得特別久,然而是自己率先越過界的,抱著僥倖心態試探底線,意外的讓事情順利發生了,並且Dean不曉得該驚恐他對此件事毫無瘣疚噁心什麼的,亦或慶幸那沒能打擊到自己心情。

他的確有感受到自己對於Castiel有某種特殊的情愫在,可是並不認為那是什麼男女情愛,單純是一種情義或道義上的感情,大概。以天使總受世人喜愛保有好感的角度來看,這類超自然生物有著以生俱來的魅力不無可能,Dean猜測自己也許是被其影響,隨即又否決掉,在見識過其他天使的無情嘴臉後那可不是仗著那一丁點魔力就能抵銷掉的,但他沒注意到自己會否決的原因包括被這假設產生的失望,若自己對於Castiel的好感僅建立在虛假的天使魔力上那著實是賞了自己一巴掌。Dean沒由來的相信Castiel不會讓他失望,所以這項猜測不成立。

沒停下大啖漢堡的工作,胡亂思考隨意睨向前方的Castiel,在焦距對上前立刻別過看向他處,一種心虛令他渾身發癢不自在。

Dean頓時驚覺哪裡不對勁,他的行俓完全被Castiel看進眼裡,而對方始終維持一貫的反應。

這代表什麼?或不代表什麼?所以說他們之間的發展對天使而言無所謂?他想問,不過一問不就表示自己在意這件事了?不,他不在意,只是……不想讓Castiel認為他很在意,只是這樣,Dean對自己強調。

本來就不需要什麼反應,他也不需要再對此事作什麼回應,只是睡過一晚並不代表什麼,難道每個歡愉過的對象他都得負責嗎?不,不是什麼負責的問題,該死的他怎麼會想到這來,他只是擔心接下來要怎麼面對彼此,況且照Castiel的態度來看他並不用擔心這點,瞧他們現在多自在。

自在過頭了,Dean有那麼一點點的不甘心Castiel為何能夠處之泰然,納悶那個天使怎麼能夠神色自若的與自己應對,彷彿這件事在Castiel的漫長生涯裡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插曲,最後他領悟到煩躁來源:為什麼他得像個娘們似的去揣測對方心意?

誰知道這個阿呆天使在想什麼,說不定根本什麼都沒想,然後他只得自顧自的煩惱這些還得在天使的監視下吃著東西,Castiel根本不知道自己滿腦子被他身影佔據卻依舊一本正經用著他榆木腦袋看著自己,害他簡直像個愚蠢的傻子。

Dean幼稚的打算逼Castiel吃些東西來遷怒,他覺得惹Castiel困擾能稍微平撫他被搞得莫名其妙的情緒,沒道理只有他一個人在那空尷尬。

「Cass,張開嘴巴。」

「為什麼要這麼做?」

「張開就是了,來,啊──。」

「啊──唔。」

直接將漢堡堵進Castiel張得略為含蓄的口中,後者面有慍色直瞪他,Dean曉得天使認為自己被冒犯了,壞心的咧開笑容:「來,咬下去啊。」

Castiel起初有點猶豫,卻仍試探性的前傾輕輕咬下塞在前的漢堡把嘴閉上,像極了小鳥啄食的舉動猛然衝擊Dean的感官,原本想大不了只是被拍掉手,看著Castiel竟溫馴地照做他實在難掩興奮。

「我說過我並不需要進食。」Castiel嚴肅道,仍乖乖充份咀嚼口腔內的食物。

「你是沒這需要,但你不能否認它很美味。」知道自己一定笑歪了,但Dean才管不了那麼多哩。

Castiel確實的吞嚥完畢後開口:「唔、是很美味。」

「看吧,Cass,你該學著輕鬆點,享樂也是一種需求,你會喜歡的。」

「像是你昨晚的行為?」

「咳、如果你覺得快樂的話那就是了。」跳回這話題讓Dean心跳漏了半拍,他吸口奶昔緩和。

「或許我是該嘗試看看,關於這部份。」Castiel抿唇舔舐殘留的味道,那意猶未盡的表情Dean得竭力忍住不作其他遐想。

「那麼你也得試試這個才行。」

他切了些香腸和培根遞到天使面前,迫不急待準備下個餵食舉動。Dean察覺自己真的很喜歡Castiel那些只會對他表露出的稀有神情,這給他有種想要發掘更多的衝動。

好吧,至少他能確定接下來自己把目光放在Cass身上會比盯著女侍的時間還長了,Dean遠比自身預期的還要釋懷。



-FIN-

***

後面寫到鬼打牆讓我好受挫OTZ
以這種題材生文還算順,想寫點正劇衍生反而超卡的……

比起H,我更喜歡寫事後文或隔天的情形XD
(實際上我還沒真正寫過H啦…)

反正這篇主旨不在肉體關係,單純作個導火線而已,
我只是認為Dean不是那種會遵循一般情侶交往模式的漸進,
或是那種上過一次床就非得要怎麼樣的傢伙。
大家都成年人了,國外這方面又開放得多XD
我也不真的認為一旦發生過關係後就會變肯定式,一切就一帆風順了,
通常才正要開始不是嗎XD

我覺得從這方面Dean正視自己心情下著筆很有趣,才會寫了這篇文XD
一方面是我個人喜好描寫心境轉折啦XDa
寫完後自己越看越覺得這故事真是靠盃言情死了XDrz

然後對不擠我喜歡讓Sam悲劇一下^q^(靠
不過挫賽我也不曉得要怎麼讓Sam知道葛格跟天使搞上這件事^q^(爆

對於這題材還有某些想寫的部份,哪時候靈感充足或許會有續篇吧?
簡單講就是個Dean發現自己愛上Cass的故事而已…
哇塞還真的是言情耶^q^

順便一提原先餐廰場景有閃過玩同志梗的念頭,但想想還是算了,
真這樣寫下去又太做作矯情了幸好沒這麼做啊X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の編集・削除時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近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