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翻譯】Covalent

03:11

Title:Covalent
Author:dotfic
Pairing:Dean/Castiel, Sam
Rating:PG-13
Summary: The apocalypse takes a breather, and Dean wants something other than whiskey. set at some point after 5x14
天啟下需要一個排解,而Dean希望有其他東西能取代威士忌。某些點設置在514之後。

原文:Link
無授權……

找了篇有kiss的甜文來治癒…,
明明有很多梗但心有餘力不足啊…藉此激勵自己一下=w=


他和Sam各自追查狩獵,Sam的案子是從留言板上接下的,而Dean是從當地新聞網站的一個小行項找到的。Sam笑了,當他們注意到這是同一條追捕線,一下子讓一切都減輕了幾磅。

「Weregators,」Dean說,把叉子刺進他的炒蛋。「說真的,Sam,Weregators?怎麼,我們現在活在Syfy頻道的電影裡了?」

「那你有更好的名字稱呼牠們嗎?」Sam倒下更多的砂糖到他的咖啡裡,皺眉把印出的資料攤開在桌上。

世界末日他媽的有個喘息時間──這一個星期以來還沒發生過洪水蝗災、大動盪或地震的地方沒有任何奔波,大概主要是那已經被Castiel做了阻止。Dean甩掉念頭並在他的鬆餅淋上更多糖漿。

用餐者的格局具有拖車的大小且一朵花單獨插在紅色方格桌布上──好極了,看在上帝份上──在每張桌的份上。這是一種愚蠢的和樂,他們得維持音量小聲是由於身在類似這樣的地方,這種規模大小,任何人都可以輕鬆地偷聽見而認為他和Sam都瘋了。倒不是說Dean曾在意人們會怎麼把他們當成瘋子,但不能讓一些少見多怪的人招來警察關注他們。

「所以我猜我們應該移動到阿拉楚阿郡?」Dean說著。

「是啊。」Sam疲憊地回應。手指梳過他的頭髮,以保持他視線往下看,而Dean感覺不安,錯過了一場基本的怪物追捕可以緩解緊張局勢的機會,並沒有得到更多的基本的操蛋的Weregators的消息。

到頭來這就是他們是怎麼開了七小時的車進入佛羅里達州的中心,並且感覺像是他們駛開離遠掉某事,儘管遠離了什麼Dean根本不知道,因為天啟不會精準地延期並且去休息睡覺,不管再多麼困難都得Dean大力踩下油門。他把音樂開得更大聲,Sam甚至沒有抱怨,還感覺不錯,進行狩獵是種讓心裡踏實的方法,而不是忙著閃躲天使的心靈性交還是對付天殺的反基督子和成群的死烏鴉及狗屁。

Dean想確認,當Iron Maiden的音樂不斷從Impala的喇叭傳出震響他時,假如Cas沒事的話──不是說他在擔心。當他們到達阿拉楚阿後,Sam進入汽車旅館的辦公室要個房間,Dean給Cas留下訊息(單就這個星期裡第三次)。

「嘿,」他開口,「如果你收到了檢查一下這個訊息,羽毛腦袋。」

他給了Castiel地點,估計他會回打電話,他的聲音會在手機裡充滿雜質干擾,而不是實際現身(而Dean並沒有發現在他的胸口有股詭異的拉鋸戰認為Castiel會立即出現)。

他比往常更欣然接受暑熱,這一年間更加熱切,在厚實的雲層和暴風雨之後。Dean脫下他的夾克把它扔進車裡。太陽照射在他的脖子背面。他就要燒起來了,這很令人討厭,稍晚他才會假裝防曬一下,但現在Dean只是靠著Impala,透過窗戶觀看Sam,他正施展他緩慢的微笑迷住辦公桌後的女孩。Sam傾身手肘放在櫃檯上,袖子卷起來。Dean再次發覺,近兩年來,因為Dean不在(不在,這用法依然比人在地獄的說法輕鬆多了),現在Sam體型是又了多少,他的臉型已經變得那麼更長更薄了。有多少事情是Dean所不了解而他所知的一切。




他們會訪目擊者,遵照一名老人的指示在泥鋪路上走,在高溫下僅步行幾英里,汗水就消磨盡Dean的防曬霜。他的皮膚很癢。媽的,他肯定要燒起來了。

他和Sam半跪在沙土中尋找縱跡,獵槍沉重拖垮著他們的行李袋。

沒用的領路,那裡什麼也沒有。




A/C喧鬧在夜色裡。這不是平常Dean用來保持清醒的那種聲音,但現在似乎像雷嗚般的侵擾。儘管空氣涼爽,汗水形成薄膜緊貼他的脖子,粘在他的懷裡。他的皮膚因為曬了太多陽光沒有足夠的防曬導致很緊繃,他無法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躺好。

Sam在另一張床上輕聲打鼾,如果不是為了那該死的A/C Dean會朝他扔枕頭讓他閉嘴,但不如說是,他弟弟的鼾聲幾乎令人慰。

幾乎啦。Dean從床上起來,拉起他的牛仔褲,懶得去把汗杉換為普通的襯杉或穿上鞋。一個習慣,沒有太多想法,他停下來拉好Sam蓋的棉被,把已經一半垂到地板上的部份塞回原位。Sam並不需要Dean對他做這些東西,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要求,但Dean不會停止。

抓了房間的鑰匙和冰桶便離開衣櫃,他溜到外頭,夜間的空氣籠罩在他周圍舒適而陰沉,比先前涼爽。雲層半遮掩住星光,但幾乎沒有任何微風。混凝土的走廊刮磨粗礪著他的腳,他遊蕩到自動販賣機前。

反正他睡不著,有太多問題擠壓著,所以他還不如向咖啡因和糖份求助。Dean拳擊按可樂的按鈕,然後再一次。製冰機隆隆作響為Dean填滿冰桶,蟋蟀和空調的轟鳴聲與公路上偶爾行駛經過的車輛作成旋律。

汗水搔著他的脖子,冷凝的可樂瓶使得他手裡溼滑。他在附近散步返回池邊,把可樂放進冰桶,坐在水池邊捲起他的牛仔褲。

冷水浸繞在他腳底與足趾之間引起震懾,令他打了個哆嗦。而這個衝擊是好的,至少他感受到了什麼。

Dean在冰桶裡勺了幾個冰塊,然後往嘴裡塞。Dean最後去看過的牙醫告訴他這對他的牙齒不好,但他依然故我的嚼冰,直到它足以融化。

Dean解決掉半瓶可樂時振翅聲讓他的心臟跳脫出一貫的節奏,安心和別的什麼混雜在裡面。Dean希望天使沒有超級聽力或類似那樣的鬼能力,他討厭收拾任何有關Castiel的想法。

「嗨,Cas。」他說,毋須轉身,對上先前Castiel問候:「你好,Dean。」

通常Cas首先對他打招呼時Dean喜歡刁難他──大部份的時間不是每個起頭他都會讓Cas困擾,但他無論如何都想要去推探,去測試。

「你來這裡幹什麼?」Dean說,他的腳在水中慢慢划動。水池水下的指示燈亮起,而Dean掃視過去,水影和光線反射出Castiel的臉孔和軀幹。他穿著那身風衣靜立著,沉著的散發熱能,雖然他的領帶看起來比平常更歪了一點。

「是你告訴我你和Sam在這裡,」Castiel答道,眉頭勾勒出困惑。「我還以為你──」

Cas沒繼續說下去,Dean不知道Cas打算說什麼,或者他該要說什麼。他確定不打算再開始胡扯那些已經超過一個星期的老舊事蹟,Castiel是天堂的頭號通緝犯而且有個天啟正在發生,Dean一直臆想Lucifer、Michael或Raphael會把Castiel的身體燒成灰燼而他很高興Castiel還活著

「Sam在哪?」Castiel問道,四處張望。

「睡著了。」

「他還好嗎,在經歷他的磨練之後?」

「他沒事。」Dean接著吞下汽水,碳酸的冰涼刺痛他的舌根,灼燒他的喉嚨。這不是威士忌,不過他今晚渴望攝取些甜的東西。「他很好,我們都很好。」

當然,一切都很好。

他抬起目光,Cas仍然站在那裡,肩膀直挺,就在水池邊緣。「天啊,Cas,你那比狗屎還熱,先脫下風衣,行嗎?我光看你就覺得熱。」

Dean意識到這聽起來的瞬間多麼失控,然後一秒後便不再介意,因為Castiel的嘴角抽動了些微,這在他眼中為之一亮。

之後他脫去他的大衣和外套折起他倆的衣服整齊地放在折疊躺椅上,似乎這些都還不夠驚人,Castiel坐著脫下他的鞋和襪子。他挽起褲子坐過來Dean旁邊,動作冗長緩慢,蒼白的雙腳入水,波光粼粼映出他小腿上的肌肉線條,他的白襯杉,他的臉龐。他的眼睛看上去更為湛藍。

在水面輕柔拍打的聲音中Cas注視著瓶裝可樂直到Dean遞給他。Castiel猶豫,然後接過它研究後才有些小心翼翼的鬆開瓶蓋,彷彿他擔心這可能會爆炸。泡沫噗嘶洩漏出來,順流到瓶下,當Castiel小口啜飲時還發出了非天使般的啜吮聲。Cas喝著,而Dean觀察他的咽喉輪廓,喉結持續上上下下,凝視於Castiel下顎的鬚茬。

Dean伸手從冰桶劫掠幾個冰塊,他吮吸它們,讓它們麻痺他的舌頭。

Castiel的肩膀幾近掠過他和他的腳腕,骨感而纖細的,他朝Dean一點一滴緩慢地移動,色頭髮因水而塌下。Cas往下望他自己的腳,Dean不禁質疑他仍然想弄清楚是怎麼獨自存在這容身裡,還記得他嗓音裡的羞愧和悲傷時,他承認Jimmy的靈魂已經走了。

有那麼一個啟示緊咬著他們腳跟不放,Dean還沒有完全擺脫他胸口的空虛──他和Cas徒勞的以不同方式──擔心著Sam,Lucifer即將對他伸出魔掌。這一切都可以輕鬆的墮入不管這件事情已經持續在他和Cas之間多久。可以很輕易地放棄和承擔,抑制了內疚他可能會傷害Castiel或利用他。Dean的皮膚依然躁熱,儘管池中周遭的空氣更涼爽,這熱源不是來自曬傷或暖和的夜晚,另一方面Cas並沒有要求他做什麼。他並沒有給他帶來任何可怕的預言和消息或任務。

他僅是穿著白襯杉掛著鬆散的領帶,捲起褲管坐在Dean旁邊。

Dean在冰桶裡撈走更多冰塊,含著它們,用他的舌頭攪動。Cas的腳踝碰撞到Dean的幾乎能說是嬉戲性的,也可能只是個意外,Dean在水面下用他的腳踝在Castiel的附近引晃著,要是誰說他是在調情勾搭他會一拳往那人臉上揍。

一個觸碰,溼濡的肌膚對持廝磨,直至去經由Dean的身上,他難以抗拒。

從容地轉身面對Cas發現他正目不轉睛地看著Dean,太簡單了。Dean咬住冰塊,望著Castiel的唇。Dean伸手觸及,手指埋進Castiel的頭髮裡,且拽近他直到嘴唇對上他的,冰開始融化。Castiel的嘴巴張啟,一種需求並非單純的邀請,而Dean運用他的舌頭將碎冰送進Cas嘴裡。

在他的手指捻住Dean的棉質汗杉,迫切把Dean拉近之前,Castiel的身體因這意想不到的寒冷猛然一震。放下瓶裝可樂,Dean雙手手指掘揉Castiel的髮絲,他的腳貼緊Castiel的。在他口腔中他品嚐到碳酸水揮之不去的甜味,同時Cas從喉嚨深處發出聲音,親吻著Dena生硬而粗略,Dean覺得也許他不是唯一一個尋找地方躲藏的人了。



-FIN-



***
第一次翻的那篇太高難度了,顯得這篇輕鬆很多……
不過還是有些語焉不詳的地方不確定要怎麼講才通順我盡力了對不起Orz
希望經驗值有提升一點點才好……

已經忘了是怎麼找到這篇了,那時大略看發現有含冰塊和Kiss就先記下了,
而且字數還不算太多消化的了,整個翻下來發現還有泡腳橋段更是驚喜啊XD
剛好應景一下最近的J2泡腳照XDDD(欸

整篇釋完我覺得好好看哦,可惜我的翻譯拖垮了一些部份Orz
可以去看看原文呦QwQ

這篇文剛好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喜歡這種日常甜品啊!
哥兒們互相照應,Cas時不時來串一下,這就是我心中三人關係的平衡吶QwQ
作者簡單幾筆就勾出每個人的性格反應非常傳神,也是我嚮往的描寫方式> <

裡面有幾幕我都很喜歡,
Dean和Sam邊吃著早(午?)餐邊討論著工作,
隨著故事進行默默安插進Dean在意Cas的神情,
Dean在室外看著Sam感慨他的成長,
蓋被動作透露出他不會停止照顧Sam對Sam付出這點。

更別說後面Cas如期現身的那幾幕,水面倒映出的他和透著水光的他都很有感覺,
Cas一起泡腳跟喝可樂的舉動超可愛!>///<
Dean會吃冰塊這點也很可愛XD

這文最唐突的地方是提到Jimmy的部份讓人有些錯愕,
雖然我也是認為Jimmy靈魂應該已經走了的人啦……

我想大概沒什麼人知道吧,我想在這喊一下,

諸君,我喜歡第五季啊!\(TwT)/

我看在失敗的第六季出現之前沒什麼人滿意第五季的感覺,其實我很喜歡說Orz
連結局我也是可以接受的那派,除了最後Sam出現的很刻意

因為第五季可以說是Sam承擔責任成長讓Dean真正放手的一季,
而且DC在第五季裡閃那麼嚴重我怎麼可能不爽啊!(淦

有機會再找找S4S5時期的文來治癒自己>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の編集・削除時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近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