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劇透兼觀後感

23:16

這是2010年高雄電影節被請了可以看其中一部,而隨意挑的片子
比起心得這比較像是劇情紀錄,留在這裡做個備份
現在看我能記得那麼細也滿厲害的。XD

劇情描述夜間雨時,在送走最後一位熟客後,書店女經理莉莎將店打洋。
店員(忘記名字了囧)正在拖地,電雷交加之際遇到一名神祕老人,大家都沒留意到有客人還在店內,
店長伊凡森前來關切,大概是為了早點打發他走或是客人至上的服務態度,
伊凡森和莉莎頻頻詢問老人是否有何需要效勞的地方,

老人表示想找一本書,而那本書有可能放在罕見書籍區,他們便帶領老人前往該區。
此時伊凡森卻震驚的發現所有的書都不見了!
莫名其妙被替換成一本本有如辭海般厚重、硬皮白底黑字的《1》!
書架上、紙箱裡…,每本都被取而代之,在藏書遺失下的損失讓伊凡森非常盛怒此情況,
認為這是有心人士的惡作劇,便決定報警。
門口突然一陣強烈白光籠罩眾人(我不知道這是警方來的意思還是什麼不明未知訊息)

警方到場後,在層層鑑定及對在場人士盤問下依然毫問頭緒,也因為書量龐大造成調查困難。
其中老人藉由上廁所時將一本《1》給投其窗外
媒體不曉得是被誰叫來盤聚在外頭,
一陣混亂下警探皮區認為在場人員全部很可疑有造成社會動盪不安之嫌,
把他們帶到"現實防衛研究所"裡軟禁盤問調查。
店長很生氣,女經理很害怕,店員很茫然,老人則一派輕鬆。

前段大致上是這樣。
是說原來看預告很驚奇舌頭很長的那個竟然是女經理啊!!!
貌似是為了舔掉眼淚才有這舉動,也只有這幕看到她的長舌頭而已,
為什麼要讓那麼驚奇的畫面用那麼自然稀鬆平常的方式帶過我不懂啊!!!
這裡讓我很愕然。

電影開頭和中間不時會插進疑似老人的OS跟老舊影視片段
開頭的片段傾向播競賽或指一些人擅長的活動,下坡競走還是撐竿跳過河之類的。
OS講的東西很理論可能要多看幾次才能完全懂
他大概是講說出版一本書到底要怎麼做、會有些什麼程序、如何才能廣為流傳、
這本書到底是什麼東西、記載了什麼、以什麼方式記戴、是完全原創、裡面都精密計算過、
不只有一個作者、事件是現在進行式…之類的其實講的也很籠統有講跟沒講沒差
還有在一分鐘內你活著的同時正有幾個人正死去啦~這裡用著各式抬棺和難民孤苦無依的片段
一分鐘內同時會有幾人發生性行為、新生命誕生~
這裡用著一些交歡畫面跟噴射意示跟學術性的成群精子游泳和人為授精以細針刺進卵子的顯微畫面

回到劇情,
所裡的人跟皮區很篤定這事件是他們所為,現在《1》這本書以充斥在市面上造成民眾輿輪甚至惶恐
他們穿著病人般的灰色衣褲,飲食也被控制,隨時被約談…
在場的四人一開始情緒就如同上述,伊凡森還大喊他會給錢快放他走…云云
也調查過他們的底細也很平常如同一般大眾

我覺得那個什麼現實防衛的人也太莫名其妙,隨隨便便就把人給抓進來關,
明明就沒關係什麼也不懂的人就硬要這樣指控他們,搞得沒病也被關得看起來有病了

接著他們大概真的被這群莫名其妙的研究人員搞瘋了,或是任督二脈通了全頓悟了,
原來生氣的店長啦害怕的經理啦變得很自在自得的樣子,雖然店員平常還是一付茫然發呆樣。
皮區被這情況搞得一肚子火,任何事都毫無頭緒,看他們平靜的樣子像是自己被嘲弄了

這裡講一下皮區的背景,
大概就是個老底子警探,好像熱衷工作的關係婚姻也沒了,
睡都睡在車上,平常盥洗換衣洗澡之類的事都在加油站裡進行。
有菸癮,喜歡喝咖啡,不常睡覺
我本來超不喜歡這角色的,就覺得這個角色實在很莫名其妙。
一直在指控懷疑質問書店裡的那四人。
事後想想可能他有退休危機之類的問題,可能又有上級壓力,
而有關聯的就只有那四人不榨出什麼情報的話實在無法對外交代吧

老人在約談時莫名從懷裡變出一顆過熟的西洋梨給店長吃,後來另一手又冒出一顆來
起初很生氣的店長彷彿豁然開朗,說著那些書其實是被轉化了
原來很無助害怕的經理後來一邊大啖梨子一邊以像是閒聊的方式詢問皮區的感情狀況
根本問不出個所以然的皮區很生氣,隔著玻璃看著他們漸漸無法理解的行徑
怒問身旁的研究成員梨子到底打哪來的給他們的飲食表裡明明沒有這項,
從現在開始要更加嚴格控管他們給他們反鎮定劑什麼的…

看著調查遲遲毫無進展,
調查書的年輕研究人員又在此時報告那書裡紙的製成物質現今並沒有這東西存在
他們講著講著那年輕的研究人員就從白袍的口袋裡拿出梨子自然的往身上擦拭
「那梨子哪來的?」
「在桌上發現的,是你的嗎?」
那年輕人本來還想吃,後來才在皮區的瞪視下不得己只好放進證物袋裡。
我很喜歡這段,因為太自然了。

後來還要求四人都要戴一種金屬頭帶,他們不能脫下,
那頭帶在其他被監禁的小女孩也有戴

那似乎是測量腦波還是什麼的東西吧,我不太瞭
就看到監視器分成四格分別照著他們在床上的舉動,
他們翻著《1》當作睡前讀物,然後都進入夢鄉
OS在這邊有講這本書你可能初次看不太能理解,但越讀會越食髓知味。

是說他們到最後夢境還相通了,就算分別關在不同地方,還是能聚在一起
順便說一下店長跟經理的關係,店長也曾有過婚姻但後來異離了的樣子
他為了喜歡看書的經理而開了書店,其實店長對於書並沒有特別愛好,
而愛書成痴的經理眼中似乎只有書
嗯、兩人的關係是有點微妙
後來心靈相通(?)夢裡相會了,在夢裡的書店強烈的展開激情交歡
嗯、可喜可賀

皮區看似是嘸步數了,
原來監視皮區的另一名警探蘭斯開始換要監禁他,下命令的權利換落到蘭斯身上。
皮區一身剛盥洗過的模樣出現在工作場合上是挺趣味的,
平常西裝的他就穿著被監人員的那身灰色衣褲,肩上還掛著毛巾,手裡正拿著潄口杯且含著牙刷
因為其中一本《1》和梨子被裝在證物袋裡了,蘭斯還諷刺的說這樣你就不無聊了還有點心能吃

比較在意沒菸的皮區菸癮犯了一整個很爆燥,喧洩無用無聊到極致下只好一邊嗑梨一邊看那本《1》
看著看著就這麼安穩地睡了並在夢裡跟那四人碰面啦!
他們在書店裡圍著圓桌,邀請著皮區入坐,老人說著我想請你來很久了,你終於能好好睡一覺了
桌上看似有著豐盛的餐點,四人開懷的吃著,而皮區還是心存質疑
畫面有時會切成其實桌上空無一物,他們咀嚼著空氣的模樣,不時穿插,
不曉得到底是有沒有食物,嘛、反正是夢啊
他們請皮區也來享用,叉子遞過去給他請他咬一口,
在皮區的眼裡或許依然無物,但他願意嚐試性的向前吃了一口,
這一口可能讓一切明朗,皮區講著他要走了,老人也禮貌地請了,
他就這麼醒來了,一切都如夢似幻,彷佛夢境還存在似的能聽到老人講話

之後皮區左手兩指揍近唇邊作夾菸狀,右手在前頭像是拿著打火機作點菸狀,
只見火星逐漸清晰,那菸就現形了!!!
這樣就俱現化了也太帥!!!!
而且還能跟老人心靈相通般的談話啊!!
皮區對於這樣的結果還心有餘悸但最究是釋懷了

中間和中後在OS講話時分別還帶出兩個疑問:
當你在呼吸的同時你有意識到他人的存在嗎?
你有意識過自己的存在嗎?
所以簡單說這部片本身很意識形態,是在講自我認同的事吧。

最後蘭斯在跟皮區約談,
皮區說著一切都很簡單,其實任何問題都是主觀意示形成,他指著腦袋。
畫面停在民眾群起憤怒焚書後的殘渣,那些被燒得焦黑破爛的《1》

結局是原來監視皮區的警探蘭斯似乎也被同化,
有個賣小報的殘障人士與他爭論地上的狗屎是不是他的,
蘭斯便把看完的小報拿來包走狗屎,有隻狗不停地去弄他手裡的報紙似乎想要,
他放手讓紙團掉其地上俓自走遠,狗任其攤開撕開報紙後,狗屎根本不在裡面…?

嗯、這段大概是想說狗屎也是像由心生,存不存在看個人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の編集・削除時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近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